阅读历史
换源:

第55章 是幸福的样子

  车子在马路上疾驰,车里一时无话,许琉本意是想去找许珍溪问清楚事情是不是和她有关系,直觉告诉她,这后面一定有许珍溪的影子,就凭许家夫妇的品性,他们不会轻易相信别人。而她俩最后见的人,就是许珍溪。

  她必须找到许珍溪问清楚。

  可车道半路上,厉行舟的电话突然疯狂响了起来。

  宁乙的声音隔着电话都感觉到了急迫:“总裁,世延少爷突然发病了,医生现在推着小少爷进了手术室,需要立刻手术。可现在还没有可以进行移植的骨髓,总裁,您可能需要马上来一一趟医院。”

  厉行舟脸色瞬间铁青,抓着手机的手用力的泛起青筋,“让医生尽力,我马上到!”

  他挂了电话,转过头发现身边的许琉正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电话那边说什么?”

  她应该是听到了。

  厉行舟抿了抿唇,知道事情已经到了不得不坦白的时候。

  他伸手握住许琉的肩膀,深吸了一口气,心跳竟然有些快。

  厉行舟不由得在心里苦笑,想当初他刚接管公司的时候,也不见得紧张过,如今竟然在这个小女人面前觉得紧张。

  “你听我说。”他闭上眼睛,复又睁开,“答应我,听完我说的话,你不要激动。”

  接下来,厉行舟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叙述了一遍,他手掌紧紧握着许琉的肩膀,能感觉到许琉身体的轻微颤抖。

  等他说完,手下的手臂突然发力,将他整个掀开,而许琉眼底已经蓄起了泪,“厉行舟,你这算什么?!”

  她嘴唇颤抖,不想让自己哭出来的样子被看到,转过头去不看厉行舟,“那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你怎么能这么做?!”

  厉行舟想说什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伸出手想抱抱许琉,手臂却一次又一次被拍开。

  眨眼间,车停在了医院大门口。

  许琉一言不发地开门下车,视身边的厉行舟如无物。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孩子,反倒将许珍溪抛到了脑后。

  厉行舟忙下车跟上去,他知道这件事许琉会介意,但是没想到她会这么介意。

  宁乙就等在医院大门口,看到许琉和厉行舟一起出现,眼睛当时便亮了亮。

  许琉大步走到他身边,宁乙这才发现许琉脸色有些难看,愣愣的看着她。

  “带我去!”许琉声音略显尖锐的对着宁乙低吼,宁乙不知道这是怎么了,看厉行舟脸色也难看的可以,立刻点头,“是,是,您跟我来。”

  他说完便走在前面带路,只是还没走出去几步,斜刺里突然扑出来一个人,张牙舞爪的往许琉身上招呼。

  医院门口的灯光下她手心间闪着寒光,竟然是一把裁纸刀,就这么扑过来尖叫着往许琉脸上和身上招呼。

  许琉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吓了一跳,愣在了原地,还是身边的厉行舟眼疾手快一把将许琉拉开,“躲远点!”

  许琉被他甩到了一边,却听到一声闷哼,只见厉行舟的手臂被对方手里的刀划出了一道十几公分长的口子,鲜血一下子涌了出来,将他身上的白衬衫染成了刺目的红色。

  而许琉也看清楚了袭击他们的人是谁,赫然是许珍溪。

  她披头散发,整个人疯了一般地,看一下没刺中许琉,竟然又扑了过来。

  厉行舟不顾手臂的疼痛,伸出手一把捏住许珍溪的手臂,对着许琉大喊,“快进医院!”

  男人的脸在夜色中满是焦急和紧张,许琉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敲了一下,红了眼眶。

  她摇着头,试图上前帮厉行舟制住许珍溪,可是发了疯的许珍溪力气大得惊人,手里的刀挥舞着,不惜割伤自己,许琉贸然上去说不定是帮倒忙。

  厉行舟大喊,“先进去,保安马上就到了,快点!”

  许琉总算是动了,深深看了他一眼,拔腿往医院大厅跑去。而吓呆了的宁乙总算是回过神来,大喊着叫保安喊救命,许琉想找到大厅巡逻的保安。

  可是刚进门,突然伸过来一只大手将她一把拉住,她蓦地回头,背后赫然是成长德。

  他死死捏住许琉的手腕,笑容显得很是阴沉,“许小姐,麻烦跟我走一趟吧。”

  大厅里人比外面多一点,可诡异的是,所有人看到成长德拉着许琉,琉满脸不情愿,却都选择视而不见。

  许琉心中警铃大作,她看到成长德身后还站着两个人,接收到成长德一个眼神,立刻作势上来要抓自己。

  她一时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把反扭住成长德的手腕狠狠一捏,趁着成长德吃痛之际,连忙挣开他的钳制,脚下飞快地顺着刚才的方向往回跑。

  成长德脸色一变,示意身后的人快去抓人,自己也跟了上去。

  他只当许琉是一个人来的,并不知道厉行舟就在外面,所以毫不犹豫就追了上去。

  许琉跑了出去,果然厉行舟还在外面,而许珍溪已经被闻讯赶来的保安控制住了,很快带下去了,厉行舟胳膊上的伤口还在流血。

  许琉看的一阵心惊胆颤,厉行舟看到她还对她笑了笑,将手背到身后,“没事。”

  他话音刚落,就看到了的紧追在许琉身后的成长德,脸色一变,厉声道,“许琉,到我这里来。”

  许琉闻言飞快地跑到了厉行舟身边。

  成长德也看到了厉行舟,脚步一顿,缓缓停了下来。

  “少爷。”他上前了一步,看厉行舟伸手将许琉护到了身后,成长德脸色一变,“少爷,我都是为了你好,你答应我,把那个女人交出来,用她的命换世廷,这笔买卖很合算。”

  厉行舟不动,脸色难看的看着成长德。

  成长德试图晓之以理,“少爷,我知道你狠不下心,这件事我来做,你就当作你什么都不知道。”

  他自以为自己很有道理,殊不知,听到他这么说,厉行舟脸色更难看了。

  “成叔,这么多年了,你为厉家付出不少,也是时候颐养天年了。”

  这话说的好听其实就是将成长德的权卸了。

  成长德脸色骤变,“少爷,你……”

  他还想说什么,厉行舟却没时间和他在这里浪费。

  他给了宁乙一个眼神,宁乙立刻上前拦住成长德,“成叔,您先回去吧。”

  厉行舟则带着许琉直接进了医院。

  他们一路疾走,许琉担心的看着厉行舟的手臂,“你的伤口怎么样,你先去处理伤口,手术室在哪里,你告诉我我在自己去。”

  厉行舟唇色发白,“没事,我带你去。”

  他坚持,走的很快,许琉跟着他,很快来到了厉世廷的手术室前。

  护士正在门口焦急的看着,看到厉行舟眼前一亮,忙小跑着上前,“厉先生,厉小少爷的情况不太好,这些单子请您签一下。”

  厉行舟接过笔,正准备签,手突然被许琉握住,她看着小护士,“等等,我的骨髓和世廷是匹配的,现在能安排手术吗?”

  厉行舟蓦地抬起头看着她。

  只见许琉神色不变,定定的看着小护士。

  护士愣了一下,立刻点头,“当然可以,我现在就去通知主刀医生,你们稍等。”

  手术安排很快下来了。

  许琉换好衣服,厉行舟手臂上的伤需要处理,他几乎是刚将许琉送进手术室,在自己就被送进了科室进行伤口缝合。

  五个小时后,口罩都没摘下来的医生带着笑意出来握住厉行舟的手,“恭喜厉先生,手术很成功。”

  一直提着的那口气终于放下了,厉行舟单手捂住脸,看着头顶的白炽灯,半晌,无声的笑了。

  不管是进行换髓手术的厉世廷,还是****的许琉,这次手术让他们足足在医院躺了三个多月。

  而这期间,厉行舟手臂上的伤口早早就愈合,反倒成了最忙碌的哪一个。

  他每天要忙公司的事情,还要照顾医院里这两块心头肉,明明两头跑,却整日开心的不像话。

  而许琉和厉世廷这段时间的相触,感情也越来越好了。

  出院按天,厉世廷穿着粉蓝色的小外套,一只手被许琉牵着,远远看到厉行舟和世媛,开心的挥手,“爸爸,你和妹妹来接我和妈妈吗?”

  厉行舟走过来单手将他抱起,眉角飞扬,“臭小子,除了爸爸还会是谁。”

  厉世廷小朋友难得有这么乖巧坐在爸爸怀里的时候,他有些不自在,却没有闹着要落下来。

  他说完,忍不住侧过身在一直看着他的许琉脸上轻轻亲了一下。

  怀里的小大人立刻作势涌两只手捂住双眼,嘴里喊着羞羞羞,“爸爸又偷亲妈妈,要教坏小孩子了。”

  厉行舟故作严厉的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臭小子!”

  行李已经被佣人拿下去了,厉行舟一只手抱着厉世廷,另一只手牵着许琉,许琉拉着世媛握得紧紧的。

  阳光暖融融的从头顶洒落,落在四个人身上,在地上投下深色的影子。

  两大两小紧紧挨在一起,是幸福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