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你有病

作品:失忆之王|作者:了了一生|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8-02 00:16:22|下载:失忆之王TXT下载
  滨海市,东部湾区,旺仔码头渔村。

  一个年轻男人在一栋破旧老宅里苏醒,不过感觉非常不好。

  他的脑袋疼得仿佛要炸开,全身疼痛酸软无力,仿佛陪一班阿姨打了好几轮乒乓球似的,嗓子疼,舌头痛,不由张嘴叫道:“水……”

  身旁很快有了动静,微热温水便润湿了他的嘴唇!

  他下意识张嘴连续吮吸起来,随着胃里暖起来,昏沉的神智渐渐有所清醒,最后终于撑开了眼皮。

  面前是一个陌生女孩,很年轻,也很美,五官精雕细刻,挑不出丝豪瑕疵。

  炎热的天气使她身着清凉,露肩紧身背心显现出雪白细嫩肌肤,勾勒着完美无暇的身材曲线,热裤下一双腿修长匀称,性感迷人!

  女孩清纯绝美的容貌,使得年轻男有些失神,喃喃的问:“你,你是谁?”

  “我是谁?”女孩美若不食人间烟火,可脾气明显不怎么好,拿眼瞪着他道:“我还想问你是谁呢?”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三岁小孩都能回答上来,年轻男却被问着了。

  他脑袋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很多,可就是想不起自己是谁,反倒越想越感觉头痛,只能跳过这个问题反问道:“丫头,我这是在哪儿?”

  丫头?苏非儿听到这个年纪明显比自己小的家伙竟然这样叫自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不过看在他半死不活的瘫在床上,终于还是忍了,“这还能是哪儿,当然是我家!”

  年轻男摸不着头脑,“我怎么会在你家?我刚刚明明……咦,我刚刚在哪儿?”

  苏非儿轻哼道:“你刚刚在大海上飘着呢!”

  年轻男吃惊的问:“啊???”

  苏非儿指着他道:“你被人打成重伤,捆着手脚装进麻包袋扔海里了,冲到我家渔网上了,我和爷爷去收网的时候发现了你,见你还有一口气,就把你救回来了!”

  年轻男看着苏非儿,脸上一片茫然的表情,仿佛在听别人的故事。

  苏非儿见他这样的反应,不由疑问:“你不记得了?”

  年轻男想摇头,可是脖子软得像刚完事,“不记得了。”

  苏非儿忙问,“那你叫什么名字,总该记得吧!”

  年轻男苦笑道:“也不记得了。”

  苏非儿急了起来,“那我们该联系谁,谁能把你从这里接走?”

  年轻男喃喃的道:“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苏非儿又叫了起来,“你该不会是在海上泡太久,脑袋进水,搞得失忆了吧?”

  年轻男赞同的道:“很有可能!”

  苏非儿被弄得哭笑不得,可是又很着急,想了想便提醒道:“你的名字有可能叫夏南!”

  “你怎么知道?”年轻男的智商明显在线,不解的问:“你不是不认识我吗?”

  苏非儿伸手指着他脖子上戴着的玉道:“你身上那块玉上刻着夏南两个字!”

  床上的年轻男……暂时就叫他夏南吧!

  夏南平躺着,看不见玉佩,想抬头又心有余力不足。

  苏非儿则是道:“你最好赶紧给我想起来自己到底有什么家人。我家的环境你也看到了,根本养不起你这样的重伤号!”

  夏南环顾左右,发现屋内陈设老旧简陋,几乎没有一件像样家具,确实很困难的样子,可他现在连自己是谁都搞不清楚,叫个鬼来接咩?

  见苏非儿要出去,他忙不失的叫道:“等一下!”

  “干嘛?”苏非儿转回身看了他一眼…确切的说是看了一眼他的身下,脸就红了起来,“你别告诉我你想上厕所,这个我可帮不了你!”

  夏南确实有点急,但勉强还能忍得住,“不,我不上厕所,我是说你能帮我买点药吗?”

  苏非儿疑问:“买什么药?”

  夏南很认真的道:“就是我自己吃的,我这样躺着不是个事儿,必须得赶紧好起来!”

  “你一个小屁孩会开什么药?”苏非儿没好气的喷他一句,然后一边往外走一边道:“我爷爷已经去请医生了。应该很快就回来!你等着吧!”

  我,小屁孩?

  夏南被弄得有点啼笑皆非,我明明……咦,我多大了呢?

  这个问题,明显又将他难住了!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怎么会被人捆着手脚扔进海里?

  对方是谋财害命?还是寻仇报复?

  ……

  ……

  他努力的想要记起一切,可怎么也想不起来,反倒越想脑袋就越疼,疼到最后似乎出现了幻觉。

  “叮!”脑袋里突然出现一个声音:“因你在海上出事,比较可怜,特允许你加入海王系统!请问拒绝或接受?”

  海王系统?

  什么玩意儿?

  听起来很强大很好玩的样子。

  只是这语气,怎么像施舍似的。

  我是乞丐吗?

  夏南有点生气,也不管是不是幻觉,直接就应一句:我拒绝!

  系统声音消失了!

  没过多久,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苏非儿的爷爷苏兴旺领着一个穿白大卦,背着医药箱的中年男人走进房间。

  苏兴旺看见夏南已经醒了,脸上露出和善的笑容,“小兄弟,你醒了!”

  夏南猜想这应该是苏非儿的爷爷,忙感激的道:“爷爷,谢谢你们救了我!”

  爷爷!?

  跟在后面的苏非儿忍不住瞪他一眼,你小子倒是嘴甜!

  老实憨厚的苏兴旺忙摆手道:“不用客气,这位是叶医生,我让他来给你看伤的!”

  这样状况下,不管谁是伤号都不可能不答应,谁知夏南却道:“不用了,我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也知道怎么治疗!所以不用麻烦了。”

  这话,让苏兴旺等三人都愣住了。

  苏非儿忙对叶医生道:“叶医生,他可能被海水泡太久,脑神经短路才会胡说八道,你别理他,给他看就是了!”

  叶医生比较赞同苏非儿的话,溺水太久的话,不但脑袋会短路,连命都会没有!

  这样满嘴胡言乱语的,无疑算是轻的,于是上前给他检查。

  夏南无法反抗,也没人能听他的,只能任由折腾,可是在叶医生摸到他的手腕时,他又几乎是下意识的反摸向叶医生的手腕。

  检查足足进行了七八分钟,叶医生终于停下手来。

  苏兴旺见状就忙问道:“叶医生,他的情况怎么样?”

  “左腿的腓骨骨折了,有些错位,但胫骨还是完好的。右腿的胫骨中上段有骨折,但没有错位。臀部两侧靠近髋骨的地方,有软组织挫伤。胸腹部都有打击伤,心肝脾肾倒是没事,但有比较严重的皮下出血。胸部左侧第七肋,右侧第九肋骨折,手臂,肩背等位置不但有肌肉损伤,筋膜和腱鞘等也不同程度的受损,总的来说,伤情很重,但不幸中的大幸是,伤的都不是要害,也没有生命危险!”

  这番话一出来,站在床边的三人同时惊呆了,张大的嘴巴足可以塞下一根火腿肠,大号的那种!

  详细描述症状的人并不是叶医生,而是躺在床上的夏南。

  半响,苏兴旺爷孙俩才不约而同的看向叶医生,虽然什么都没说,但那神情无疑在问:他说的是真的吗?

  叶医生无力又汗颜的点头,夏南的诊断不但准确无误,而且要比他的诊断还要精准全面!

  有一些地方,他都给疏漏了呢!

  半响,叶医生才抹一把额上冒出的虚汗,迟疑的问夏南:“你也是个医生?”

  夏南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可满脑子都是各种医学知识,只能应道:“应该,是吧!”

  叶医生难以置信的道:“可你这么年轻……”

  我很年轻?夏南虽然疑惑,但还是打断他道:“叶医生,刚才你给我检查的时候,我也大概给你看了一下!”

  “哦?”叶医生大感惊讶,然后又饶有兴趣的问道:“那你给我看出什么了?”

  夏南道:“你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