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反派差点被女主‘气死’

作品:当反派总裁破产以后|作者:鱼绾绾|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9-19 17:26:39|下载:当反派总裁破产以后TXT下载
  京都名港大桥下。

  女孩安静的躺在地上,乌黑亮丽的长发遮盖在她的脸上。

  昏睡中的她,隐约听到耳边有人说话的声音。

  她尝试睁开眼睛,却因为脑中一拥而至,许多不属于她的东西使她痛苦的紧闭上眼睛。

  直到几秒,脑中不在浮现东西,她才终于积攒够了让自己睁开双眼的力气,却未想一睁眼便看见身边围绕着一群流浪汉,更是有两个胆大的,色咪咪的流浪汉想着摸她。

  她花眸一凌,猛然坐了起来,双手快速的掐住两个人的脖子,双目中寒芒大炽,犹如两把利刃,使人不寒而栗,语冷如冰。

  “我也是你们能碰的!”

  她下手毫不留情,二人很快失去了气息,被她嫌弃的扔在了一边。

  虞游丝起身,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眼角的余光略过另外几个畏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的流浪汉,花眸一片不屑。

  脑海中逐渐浮现一些沉重的让她头疼的记忆碎片。

  原来她穿到了昨晚无聊时看的那本小说中了,还凑巧和原身同名。

  原身的虞游丝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攀附上了本书最大反派boss傅时砚,成了他的妻子。

  她本以为会衣食无忧,谁知道反派刺杀男女主计划失败,被男女主反将一军,公司破产,从此落魄,还成了半身不遂,吃喝拉撒都要人照顾的残疾人。

  原身受不了,抛弃傅时砚而去投奔家族,却被驱逐,甚至被她那个白莲花妹妹绑架扔在了这里,让她被羞辱。

  紧接着,她就穿了过来。

  虞游丝忍不住爆粗口,“c,老娘堂堂一个虞家首富的女儿,竟然穿到书中傻X的身上。”

  再低头注视到自己脏乱不堪的裙子和散发难闻气息的长发,让她想要杀人。

  “我不就是吐槽了一句,还真TM穿了进来。”

  虞游丝气得不轻,拳头握得咯咯响。

  等她回去一定杀了原作者。

  她握着拳走到那群躲得老远的流浪汉面前,精致的小脸被泥土掩盖,却露出一抹无害纯真的笑容,语气更是无比温柔,对着那些人道:“你们想长眠于此吗?”

  众人一致摇头,“不想,不想。”

  “你们有钱吗?”

  “有,有,有。”

  不等虞游丝开口说拿来,他们便主动上交。

  因为他们认为眼前的女人虽然在笑,声音温柔,但是比刚刚杀人时更可怕,更恐怖,简直如同隐藏的女恶魔。

  “放心,以后会还给你们。”

  虞游丝接过他们手中的零线,凉凉的撂下一句,便转身离开。

  她凭借脑中原主本身的记忆,和对京都这个城市的熟悉程度,用手中仅有的一百多元,打车回到了陈旧简小的出租屋。

  一路上她也想了许久。

  反正一时半刻回不去,倒不如既来之则安之,先顾好眼下。

  她细细数着手中的二十多元钱,是他们的全部家当。

  因为原主这败家娘们赌博输光了仅剩的一千五百元钱,导致现在穷的连饭都吃不起了。

  虞游丝无声叹了口气,抬手推开了仿佛随时要掉落的房门。

  紧接着,扑鼻而来的是浓重的食物腐烂味道,中间还参杂着无比新鲜的人翔气息。

  虞游丝短暂的皱了一下秀眉,凉凉说了句,“干,缺水份。”

  她若无其事的走了进去,关上了房门。

  没办法,根据原身记忆和书中描述,这个反派角色傲娇又脸皮薄,不能敞开大门让人看。

  躺在狭窄小床上的男人在听到门响时,暗淡无光的眼眸有一瞬间的希冀,然在看到虞游丝时满眼失望。

  因生病加之吃不好而苍白瘦削到几乎透明的脸颊出现了一丝窘迫,而更多的是厌恶。

  虞游丝从进门开始便注意到他眼中从希冀的光芒到失落,知道他期盼的是谁。

  她调侃道:“我不是你希望见到的人,真令人伤心。”

  傅时砚冷哼了一声,语气又气又恨,“你不是走了吗,又回来做什么?”

  对于眼前的女人他本就不喜欢,当初只是因为她家的势力能帮到他,所以娶她。

  本以为经过那些日子的相处,她是个美丽温婉的女子,却没想到,在他落魄的时候,这个女人丑陋的嘴脸表露了出来。

  她淡淡一笑,“这里是我家,我想回来自然就回来了。”

  “这个破地方容不下你这位养尊处优的公主。”

  “你还真说对了,我就是公主,这破地方能不能容下我,公主我自己说了算。”

  “哼,不可理喻!”

  虞游丝清洗着自己的脸蛋和双手,一边接着傅时砚冷嘲热讽的话语,一边小声感叹自己的容颜,“嗯,与我本尊一模一样,还是那么漂亮,脸蛋是我对原身你仅有的好感。”

  虞游丝夸赞完自己,无暇顾及换掉身上的脏衣服,便端着一盆温水放在床边,抬手准备清洗傅时砚的身下时。

  病怏怏的男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大力气,直接将毫无防备的她推到再地,土疙瘩的地板胳的她疼得小脸微拧。

  让她有一股想捶死傅时砚的冲动。

  傅时砚全当没看见,依然没好气道:“不要碰我,嫌你脏。”

  虞游丝揉了几下,起身站了起来。

  她微眯着眼,嘴角噙笑,“我是脏,可也没有你身下臭气熏天的翔脏。”

  “再脏也是我自己的身体,不需要你来管,谁知道你有没有在水里下毒。”

  “你有被害妄想症吗,我害你还用下毒,你现在就如同小蚂蚁,随时任人宰割。”

  傅时砚听后,白皙的侧脸蓦地苍白了几分,脸色难看,没有血色的嘴唇扬起弧度,似乎是种嘲讽,又像是在喟叹。

  “我现在连只蚂蚁都不如。”

  “确实,起码蚂蚁还能自由自在爬行,而你可能一辈子都瘫在床上。”

  傅时砚眼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他怒吼道:“你滚出去,我死都不需要你来管我!”

  虞游丝唇角微扬,语气风轻云淡,“嗯,有志气。既然你能忍受,我就不打扰了,就让那些翔在你身下安稳的待着,吸引着苍蝇和蚊子,然后它们会产卵,卵孵化后会生出它们的孩子,你想知道它们的孩子叫什么嘛?”

  傅时砚闻言,只是阴森的瞪着她,没说话。

  虞游丝无视他的眼神,“舆情提示,就是蛆。”

  傅时砚脸色难看到极点,阴沉的盯着虞游丝,冷声喝道:“你给我滚出去,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恶心的女人。”

  虞游丝静静地看着他咬牙切齿的模样,虽然担心他下一秒会被自己气死,但嘴角还是露出满意的微笑。

  因为她的话起到了她想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