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67章 香水

  “是啊,我妈她是个好人。”

  萧璟南面上有着些许的伤感,带着些许的回忆:“我的母亲,是爸爸的同学,当初她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事情,意外出现了我。而我的出生起初我爸他是不知道的,母亲她生下我之后,刚刚满月就被送进了萧家。”

  “我妈非但没有怨恨我,还把我养到了这么大。而我的亲生母亲,我从没有见过她,等我长大之后,才知道她在我三岁的那一年,外出采访的时候意外去世了。”

  嗯?

  他一番简洁的概述,讲完了一代人的的爱恨情仇。

  可苏沫却听得云里雾里的,不过,她并没有打算开口去询问什么,毕竟那是别人的家事,再说她看的出来,萧璟南只不过是想要一个称职的听众,并不需要她开口问什么。

  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那么阳光温煦的一个人,居然有这么坎坷的出身。

  萧璟南看着默默不出声的苏沫,面上显现一抹讥讽的笑:“怎么样?听完有什么感受,是不是觉得我有些可怜?亦或者想着,还好当时嫁的是薄沥川?”

  这个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自己跟他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关系好不好?

  苏沫听着他的一番胡言乱语,心底刚刚对他升起的那一丝同情,立即消散的无影无踪。

  瞪了他一眼:“你有什么好可怜的,不管你的生身母亲是谁,萧家的每一个人都不曾亏待你一分一毫,就连你的亲生母亲,她也不曾亏欠你什么?我为什么要可怜你,有那个心我还不如去可怜别人呢。”

  说着话语一顿,盯着他很是认真的说道:“再有,咱俩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你的身世跟我家给薄沥川有什么关系?”

  萧璟南听到她说两人没有什么关系,眼底闪过一抹恼怒,瞪着她半晌才开口说道:“哼,你现在倒是跟我撇的干净了,我帮你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跟我撇清关系了。”

  苏沫感觉这会的萧璟南,分外的难说话。

  感觉他现在已经不像刚刚进来时,那么的颓废了,起身对他说道:“好了,我看你这会子也没有那么难受了,天不早了我该回家休息了,就不陪你了。”

  说罢,苏沫站起身准备离开。

  却被萧璟南伸手拦住了去路。

  “你这么着急回家做什么?薄沥川他又不在家,走我带你出去玩去。”萧璟南说着,就伸手准备去牵苏沫的手。

  没想到一侧突然伸出一只小手,啪的一声把他伸出来的手,给打落了一侧。

  萧璟南奇怪的看过去,整好对上郁婕有些愤怒的小脸。

  不等他开口。

  苏沫皱眉瞪着他问道:“你怎么知道沥川没有在家。”

  “我当然知道了,他今天不是陪着那个大明星凌晴美,去参加一个什么晚宴了吗?”萧璟南很是不屑的挑了挑唇角。

  薄沥川确实跟自己说,今天要去参加一个宴会。

  可他并没有说,是跟凌晴美一起去的啊。

  想了想,苏沫摇了摇头。

  也许他们同时都是被邀请的对象呢,一起去参加也没有什么问题啊,自己怎么就被萧璟南这个家伙给误导了呢?

  萧璟南看到苏沫先是皱眉,后又摇了摇头。

  还以为她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话呢,眉头微微一跳:“怎么?你不相信我说的?”

  说完,就又准备要去拉苏沫。

  轻声说道:“不相信,现在就带你去看看。”

  只是他刚刚移动,就被身侧的郁婕给挡住了,别说是牵苏沫的手,哪里能够靠近苏沫半分。

  看着挡在两人中间的郁婕,萧璟南皱眉问道:“她谁啊?”

  苏沫却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她也算看出来了,萧璟南虽然看着清醒,与平日里没有什么差别,但这一番交谈下来,她明显的感觉到了,他的神志有些混乱。

  所以,她也不愿意跟他久待下去。

  示意郁婕她们要走了。

  随即对萧璟南说道:“我看你现在真的已经好多了,那也就不需要我了,我先回去了。”

  说罢,领着郁婕直接离开。

  萧璟南看着她的身影,从自己身边走过。

  低声说道:“苏沫,你不相信我的话,迟早有你后悔的那一天。”

  苏沫听完他的话,瞥了他一眼没有任何回应的离开。

  走出咖啡馆,苏沫沿着街道往小区里走,回想着萧璟南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诋毁薄沥川,就一阵阵的气恼。

  不明白他怎么就那么看不上薄沥川,可同样看他不顺眼的薄沥川,却从没有说过他的一句不是。

  看来这还是个人的人品问题啊?

  至此,被苏沫打上人品有问题的萧二少,被苏沫在心里狠狠的记上了一笔。

  苏沫回到家之后,并没有任何的睡意,让郁婕先下班回家之后,她一个人窝在沙发上等着薄沥川。

  感觉太过寂静了一些,就顺手打开了电视机。

  不知道等了多久,等的她自己迷迷糊糊的说了过去。

  啪嗒门锁落下的声音,惊得苏沫一下子坐起身来,看着进门的薄沥川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轻声问道:“你回来了?”

  “回来了,你怎么又睡在沙发上等我,万一感冒了可怎么办?”

  说着,换上拖鞋,来到她的身边,把人直接打横抱了起来。

  苏沫笑望着他,缓缓靠在他的肩头。

  就在她混呗说话的时候,一股陌生的香水味传进鼻腔内,让她不适的皱了皱眉,把倒向他的头慢慢的回正。

  不知道为什么?

  咖啡馆里萧璟南的那番话,突然闯进了她的脑海中。

  她的反应让薄沥川身子微微一愣,轻声问道:“你怎么了?”

  苏沫对上他坦荡的眼神,抿唇一笑:“没什么,就是有件事要跟你报备一下。今天晚饭后萧璟南,突然打电话来。”

  “萧璟南?他找你有什么事情?”

  对于那个对自己的妻子,怀有不轨心思的萧二少,薄沥川那是严防死守的重点对象,所以一听说他来了,就是一阵紧张。

  苏沫看的好笑。

  轻笑着说道:“没有什么事情,他就是有些烦闷,所以找我出去坐了一下,喝了一杯牛奶我就回来了。”

  索然不太喜欢苏沫去见萧璟南,可他知道萧璟南对苏沫有救命之恩,不要说她就是自己有时候,也不能完全的拒绝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