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43 深陷其中拔不出来!

作品:进击的导演|作者:划一蓝|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9-16 20:56:58|下载:进击的导演TXT下载
  当然,不否认会有一些小公司或者网大之类的会干出这种事,有些人为了抢先机或者蹭热度,他们会立马拍出一部电影,比如什么‘真正第一部国产仙侠电影’之类的。

  以前的香港经常干这种事,一部大片人家花了几千万成本来拍,结果风声一透露立马就有小公司用一个星期或者半个月拍出一部蹭热度甚至偷换概念的电影出来赚笔快钱。

  当年香港电影为什么要讲究一个快字?很多的电影一周就拍完,甚至半个月就拍完?就是这个原因。

  比如《无间道》火了,香港立马涌出一批相类似的相互卧底的电影,比较有名的就有《黑白道》。

  《财神》火了,就有《赌棍》、《赌鬼》之类的。

  《跛豪》火了,立马就有《上海皇帝》跟风。《人肉叉烧包》火了,立马就有《伊波拉病毒》跟风。《英雄本色》火了,立马有《江湖情》。

  等等有很多,这些都还是很多观众能叫得出名字的跟风作品,当然也有一些不逊于原作的跟风作品,比如跟风《黄飞鸿》的《方世玉》,就是一部很好的跟风之作。

  跟风《倩女幽魂》的《画中仙》也不算很差的作品,包括跟风《画皮》的《画壁》人家的制作水平也不算很差。

  甚至还有自己蹭自己热度反而超过原作的电影,比如《东成西就》就是蹭自己的热度《东邪西毒》,结果《东成西就》赚翻了。

  很多人都说当年的香港电影死于跟风盛行,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但确实也反映了影视行业中跟风的这种风气是一直存在的。

  连《阿凡达》都有人跟风呢,《阿凡达》火了之后立马就有人拍出一部《异形大战阿凡达》。

  像《环太平洋》出来之后,立马出了一部《环大西洋》。

  跟风的不止好莱坞与香港也有中国大陆,当然不是院线电影跟风,而是网络大电影跟风。

  最著名的当属《道士出山》与《我就是潘金莲》了。

  不仅是香港与好莱坞跟风,包括韩国电影一样跟风盛行。那为什么好莱坞跟风没把好莱坞给跟风死呢?韩国也跟风也没跟风死?

  所以归根结底不是跟风的弄死了香港电影,一些人把香港电影的死归结到跟风上是不全面的。

  跟风是可以用最少的成本赚最大的利润,也起到了破坏市场,赶跑观众的负面效果。但这不是市场没落的主要理由肯定不是在这的,观众是消费者,他们平时为什么要消费跟风作品?

  一是原创作品的数量满足不了观众的需求,比如《阿凡达》就一部啊,天天看也腻歪不是。所以,才有了别的3D科幻电影来满足观众的需求,那别的科幻3D是《阿凡达》的跟风么?故事相近的是深度跟风,概念相近的是模跟跟风,而只是3D技术跟风的,那只能叫技术应用推广了。

  跟风的第二个原因,是原创太贵,跟风作品也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像汽车一样,同样是车,国产车的外观性能跟外资车相差无几,甚至有所相差也无所谓了,反正价格便宜得太多了。

  但电影跟风肯定是跟消费价格没有关系的,只能有一次,原创作品数量满足不了观众的需求,所以跟风盛行。但也有跟风作品又达不到原创的品质,这就是跟风作品赶观众的原因。

  那香港电影死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总结一句话就是:竞争不过!

  竞争谁不过?跟谁竞争了?

  当然是竞争好莱坞不过啊,当好莱坞质量更好,成本更高的电影冲进了市场,那香港那低成本,低质量的电影怎么竞争?

  香港电影的普遍的好片成本是两三千万港币,因为香港市场只有这么大,一部电影能卖上四五千万港币已经是年度大片了。

  再加上外销东南亚与台湾日韩,最多多赚个几千万港币,这加起来才多少收入?不到一个亿的港币收入。

  这还是大片。

  那好莱坞呢?一部大片的投资动不动上亿美金,折合港币得是多少钱?一部港片花掉吃奶的力气所产生的票房都没有人好莱坞一部电影投资的钱多。

  香港电影当年是东南亚与东亚市场,而人家好莱坞是全球市场。

  香港电影当年做个宣传,最多是画几张海报,搞几场采访,弄几个明星见面会。而好莱坞电影光宣传费就上千万美元,侏罗纪公园1993年上映,它的全球宣传费达到了上亿美元。

  人家直接在全球重要的电影院门口摆上了恐龙模型,然后还跟重要的体育明星或者在全球直播的电视台中直接宣传。

  让观众在公交站、地铁站、电视中,电影院门口等地到处都是宣传。

  这样下来,香港电影还怎么打?你投资一部电影产生的票房还比不上人家一部电影的宣传费用。

  降维打击了吧,同样的价格,甚至略高一点的价格观众有了更好的选择,谁还看你的?

  这是香港电影死掉的主要原因之一,之二就是市场的收缩,台湾市场不给港片开放了,东南亚各国也或多或少的抵制香港电影了,日韩自己的电影发展得也不差。

  竞争不过,又加上市场萎缩,那等待香港电影的不是死亡是什么?

  ……

  所以,跟风与蹭热度从来不是尹子雄担心的理由,他根本不怕国内有人跟风与蹭热度,也不怕有人提前拍出一些仙侠电影。

  当然,有国内的大厂商也给尹子雄打电话,问这些事。他们虽然不敢乱动,但也是蠢蠢欲动啊。

  毕竟只有中国才有的仙侠电影如果火了,那中国电影厂商们得多赚钱啊。现在中国要资本有资本,要技术有技术,要原创的IP有IP,而且基本盘的市场也不缺。

  所以,这是个大好事。

  这不,三爷就打电话过来了。三爷打电话来的时候尹子雄刚好准备休息呢,看样子三爷是掐准时间打过来的。

  “哟,三爷,您今天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来了?”

  “没办法啊,我不给你打电话,你就不给我打电话,我这不得主动给你打了么。”

  “哟,三爷,看您说的,我这不是近段时间忙嘛。一般不忙,我基本上一个月还是会给您打一次电话汇报工作的。”

  “行了,别扯皮了。我知道你那快晚上十二点了,我就不说别的,不影响你工作了。咱们直接进入主题吧。”

  “三爷,您有事吩咐!”

  “你呀,啥时候学会了这套嘴脸了?哎呀,随你吧。这样的,你不是在《时代周刊》上说要拍仙侠电影吗?然后这不就轰动了整个国内的影视圈了。然后这些天大家分析来讨论去,觉得这个还真可以有所作为。先不说中国文化的输出了,关键是打出中国电影的国际特色啊,这国际特色就是竞争力,别人学不来的,又加上传统文化的输出也占了很大的比重。这不,就官方与民间都对这个比较热心了,为此开了不少的讨论会啊,上头也很关心。”

  “啊?不,不是,我就是随口一提,不会就造成这么大的影响吧?”尹子雄他还真没想到的,这真不骗人。

  他是经历过后面的十来年的,仙侠电影根本不可能一下子起来,这里面牵涉到什么尹子雄都还没理顺呢。

  按道理来说腾讯是最希望推动仙侠电影的,因为他拥有的仙侠版权最多啊。但事实上是仙侠电影根本就没启动,不要说没起来,是根本没启动。

  所以,他以为这里面牵涉到有多复杂的问题,结果这只是提了一嘴,听三爷的意思国内的领导与厂商们都磨拳擦掌,蠢蠢欲动了。

  “现在大家都想搞仙侠电影?”尹子雄有点不确定的问了句。

  “你这一提出来,站的仙侠版权全都抢疯了,你说呢?”

  “那,那就拍啊,我觉得这是一个好出路。我们又不缺资本、故事、市场,既然大家都看好,拍就完了啊。”尹子雄怂恿着,这是一件好事啊。

  “这不是你提出来的,大家都看着你拍第一部啊。你拍了大家才敢行动啊。”

  “不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国内又不能拍仙侠片的导演,也不缺好编剧,等着我干嘛呢?”尹子雄不解。

  “有是有这样的导演,但这不还是得有个领头人么,得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导演把仙侠电影拍出来,然后带热全球市场后,接下来才是其它厂商与相关从业人员狂欢的时候。”三爷说得很直白啊,直白得尹子雄像什么堵住了喉咙都不知道该说啥了。

  “……”尹子雄能想不明白为什么大家要等着他?但是……

  但是,他没计划现在拍仙侠电影啊,他现在抄之前的电影都抄不完呢,谁特么的有空去搞原创啊。

  但这头是他开的,话是他说的,国内从上到下都磨拳擦掌的盯着他。

  “这,这个,三爷,其实我之前对记者回答时真只是提一嘴,没想这么快付诸行动。但现在这情况,搞得我措手不及啊。”

  “有啥措手不及的?是缺啥了?缺时间?还是缺勇气?你那《头号玩家》那种片你都敢玩,仙侠还不敢啊?”

  三爷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的,如果他退缩了不像话啊。

  但他也不能说《头号玩家》那是经过了市场验证的,跟仙侠没关系啊,仙侠唯的验证就是《蜀山传》惨不忍睹。

  “这样吧,三爷,你让我好好想想。至少我得自己先厘清个头,比如时间,拍什么故事,做什么准备等等之类的,我得先想明白不是。”

  “嗯,这个是肯定的,又不是逼你马上就拍。对了,现在好多版权方让我给你转达个想法,那就是你看上哪个故事了直接说,拥有版权方的只要拿版权投资占一成股份就成,其它的都不参与。”

  “哟,他们想得到是挺美的。”尹子哭笑不得。

  “行了,就这么个事,我也是替大家探探你的想法,也转达一下他们的想法。”

  “那我知道了。”

  “行,你早点休息吧,我们这还在开会呢。”

  “开会,开什么会?”

  “影视协会的会议啊,大家都听着我跟你的谈话呢。”

  “我……好吧,替我向大家问个好。”

  “行,那你早点休息吧。”

  挂了电话,尹子雄都被搞得莫名其妙的,这事整的……他真的只是随嘴一提,没别的想法。

  但现在看样子不得做一下这方在的准备了,要不,先从排名前十的仙侠开始看起?

  或者回头问一下高时中光影世纪有没有买仙侠的版权,要不先从已买的版权中挑一部最合适的?

  十分钟后,尹子雄的电话再次响起,尹子雄刚好也没睡着,拿起来一看原来是高时中。

  “喂,老板,那个我也没想到三爷在会议现场给你打电话,这没来得及跟你通气了。”高时中上来就先解释一番。

  “没事,这事确实也是我开的头。”尹子雄想明白后也无所谓了。

  “哦,那行。”

  “对了,你回头看一下我们公司都买了哪些仙侠类的版权,把到时候都发到我的邮箱,我先看看。”

  “行,收到,老板。”

  “行吧,那挂了。”

  ……

  本来是安安心心的拍电影的,但自从仙侠电影被大家万众瞩目后,尹子雄心里就不免激荡了。

  想的不是拍哪个故事,想的是如何实现实仙侠中的仙侠气氛,那种意境怎么如实现。

  哪怕是一个破山村,那也不能是拍出普通的破山村的味道,这个破山村一定要有唯美到极致。

  包括门派山门,如何恢宏气派?奇珍异兽,如何栩栩如生?什么秘境奇洞,又是如何神秘且美幻?武功招式如何热血激荡?

  再想到服饰以及各个种族如何奇特又美艳……

  在这样的环境下,主角们爱恨情仇纵生,生存与发展并存,正义与邪恶较量,伪君子与真小人登台……

  这些都像一个个的诱发器,一旦在脑海中有了一个念头,然后就会一发不可收拾的脑海中一直在想这些。

  这就导致了他的工作分心了,比如他们到了罗马,然后罗马的戏份如何拍?所有人都等着尹子雄下指示,但尹子雄在下榻的酒店会议室中走神了。

  “嘿,尹,怎么了?”格里哥坐在他的旁边问道。

  “嗯?什么?”尹子雄疑惑的问道。

  “哦,大家等着你指示该怎么拍,得注意什么?”格里哥提醒道。

  “哦,不好意思各位,刚刚有点走神了。”尹子雄向大家道歉,最主要是他刚刚脑海中在想仙侠电影中主角被羞辱后,不甘、愤怒的镜头该是在宗门大殿内,还是在对战前线。

  “导演是不是没有休息好?要不,回头再聊?”摄影师夏洛特·克里期腾森试探的问道。

  “啊,不用不用。各位,不好意思,我抽根烟,担一下神。我们继续,刚刚聊到哪了?”

  尹子雄从兜里掏出烟,然后准备抽出一支,突然他有了个恶趣味,如果在仙界卖香烟是什么情景……

  射特,该死,又分神……

  这是魔症了吗?怎么脑子总是不由自主的老想着仙侠电影的情影?

  还是?嗯……有种第一次拍电影的兴奋感与臆想症。

  结束完会议之后,尹子雄捏着眉头回到了房间里,把自己窝进沙发里,然后抽着烟,脑海里一片浆糊,不知道在重点想啥。

  “老大怎么了?”高鑫莲小声的问着小王。

  “看晕头了,有时候他动不动问我是不是真的有气功?人能筑基吗?金丹是不是就是丹田里的一个球?”

  小王边说边颓废的摇着头。

  “啊?这,这,他这是陷进了里去了,怎么办?还在拍戏呢,万一影响了拍摄就不好了。”高鑫莲在一旁小声的说道。

  “要不,去找小曾与尚娟娟他们,我们一起商量下怎么办?”

  “嗯,这个可以。”高鑫莲同意了。

  其实尹子雄根本没他们想象的那么严重,确实是这些天每天想着仙侠的事,也在开始看第一本仙侠《诛仙》,但他自己觉得没别人想的那么严重。

  高时中发给他的书单中,有《飘邈之旅》、《诛仙》、《佛本是道》、《凡人修仙传》、《遮天》、《仙逆》……

  尹子雄第一个读的就是《诛仙》,听着这名字就有浓浓的仙侠味,还有斗争的味道在里面。

  所以,他一有空余时间就拿着手机看。

  这下好了,看得他是忘乎了外界的一切事物与工作,更是连阿黛尔打电话给他一再的暗示这都到罗马了,要不要她来陪他。

  但尹子雄哪想有人来打扰他看书啊?在仙侠面前,拍戏挣钱都不重要了,保况女人?戒了!

  当然,不可能戒,只是委婉的拒绝了,以工作忙的理由,但他工作的时候却在走神!!

  尹子雄窝在沙发里捏着自己的眉头,告诫自己一定要从里拔出来,再沉浸其中工作都要受影响了。

  就在他一再告诫自己给自己鼓劲的时候,这时他感觉房间里有好几个人。他一睁眼,原来是小王他们四人都在,然后四人都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不是,你们怎么了?”尹子雄不解。

  “老大,我们特意去了解了一下,这个练气确实是存在的,筑基的说法也有,甚至金丹在葛洪的《抱朴子》也是有说法的……”

  “停,不要再跟我聊修仙的事了,这段时间都不要跟我提修仙,我要工作!!”尹子雄摸出上烟盒,小王他们几个终于松了口气。

  “你的说的那什么抱什么的,是真的?”

  “……”

  尹子雄主动把手机交给了小王保管,然后没手机了看书了总可以从仙侠的环境中走出来了吧?

  于是,每天除非来电话小王才把手机给尹子雄,其它时间一律不让尹子雄碰手机,尹子雄也是忍了好几次才止住。

  不是他心理年龄四五十岁了,还真抗不住。这就像让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戒色、三十岁的男人戒烟一样困难。

  为了转移注意力,尹子雄把阿黛尔悄眯眯的叫了过来,工作与女人总能转移注意力了吧。

  但阿黛尔第二天心有余悸的找到尚娟娟,她说尹子雄晚上说古怪的梦话,她听不懂,所以悄悄的用手机录下来了。

  这不,就来找尚娟娟问这是什么意思。

  尚娟娟看着视频里尹子雄抱着个枕头很是紧张的样子,还打着呼噜,突然尹子雄口中冒出一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道可道,非常道!’

  “噗,哈,哈哈……”尚娟娟可是经过严格训练的,一般都能忍住笑的,除非忍不住。

  这下把阿黛尔搞得更懵了,说了什么?是不是跟自己有关?而且是羞人的句子,要不然尚娟娟为什么会笑成这样?

  好吧,仅仅十分钟,这事让小王小曾四人全知道了,等阿黛尔弄清楚原委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阿黛尔,把这个视频发给我,我要收藏起来。”小王朝阿黛尔要视频。

  “不是,怎么着,你想要抓老大的把柄啊?”小曾提醒道。

  “哦,那我不要了。对了,阿黛尔,回头你得把这个视频给删了,流出去可就不好了。”小王建议道。

  “那你们得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阿黛尔是有条件的。

  然后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经过数分钟终于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明白了。

  “你是说他最近看仙侠入迷了?”阿黛尔震惊不已。

  “尚,在哪里可以看到英文版的?”阿黛尔很想看一下让尹子雄沉迷不已的是什么样的,而且听尚他们说尹子雄要拍这类的电影,这让她想起了尹子雄在前不久《时代周刊》上的采访。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类型?只有中国有别的国家没有?这让她很好奇。

  “啊?哦,好像有一个网站有,叫什么武侠Word。”高鑫莲解释道。

  于是,阿黛尔开始上网搜索这个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