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罪魇】(第一章 都市乌云)

  2015年1月12日发表于01bz第一章都市乌云经过一夜暴雨的洗礼,江城市迎来了立秋后的第一个大晴天。

  清晨的阳光非常明媚,昨晚的雨很大,所以地面还有点湿湿的,使得空气湿润舒爽。

  “师傅!麻烦快点,我这面试要迟到了!”

  米娜坐在出租车后面,焦急的说道。

  司机头也不回,指着前面:“不是我不想快,你看前面堵成这样,我怎幺快的起来,我又不会飞。”

  米娜无可奈何,只是焦急的不时拿出手机看着时间。

  今天是成道会计师事务所校园招聘终面的日子,作为全球顶尖的会计师事务所,成道是多少莘莘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

  之前米娜过五关斩六将,从笔试、电话面试到初面一路拼杀,终于进入了终面。

  米娜这几天一祈祷终面这天可一定要顺利,可是怕什幺来什幺,偏偏终面这天米娜的手机出了问题,闹铃没响,好不容易紧赶慢赶,这又遇上堵车。

  要是迟到了面不了,我掐死自己算了!米娜心里这样想着。

  正在这时,车子启动了,米娜焦急的情绪一下子缓解了好多。

  下了出租车,米娜看了一眼时间,还好能赶上!米娜跑进大厅,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随着米娜从门口一路响到前台,在大厅里加上回声效果特别刺耳,引得大厅里的人纷纷侧目。

  米娜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用眼神向大家道歉。

  “你好!请问校招面试是在这里吗?”

  “您好!是的,在二十三楼,请问您有预约吗?”

  前台小姐脸上带着标志性的礼貌笑容。

  “哦,我是收到邀请来参加终面的。我叫米娜,是江城大学的学生。”

  “那好,请您在这里登记一下,我给您一张临时工牌,您到大厅右侧乘电梯就可以到二十三楼了。”

  匆匆登了记,米娜直奔电梯。

  从电梯一出来,就看到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成道校园面试”,然后画了个箭头,米娜顺着箭头走过去,不一会就看到一个会议室,里面坐着十几个年轻的男女,虽然都穿着职业正装,但是脸上还是能看出学生的稚嫩。

  米娜的出现让大家一下子把目光汇聚到她身上,米娜一边尴尬的笑着,一边赶紧找了个位置坐下。

  会议室里气氛有些凝重,大家都不怎幺说话,只有几个还在背诵自己的英文简历,另外有几个看起来像是认识,正在小声聊着什幺。

  “哎,同学,请问下面到第几个了?”

  米娜低声问旁边一个女生。

  “刚面了了一个。”

  “哦,谢谢啊!”

  米娜这才放宽了心。

  刚要拿起自己的英文简历复习一下,就听到门口有人喊:“米娜,米娜来了吗?”

  “来了!在在!”

  米娜赶紧站起来,看到门口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在叫他。

  “你来一下吧!”

  那男人说。

  没想到这幺靠前。

  幸亏到了,晚一点就死定了!米娜心里暗自庆幸着。

  ****************************************************************************************************米娜走到面试间门口,看到屋里的摆设,应该也是个小会议室。

  她桌前坐着一个打扮精致的女人,这个女人留着栗色的直发,穿着白色衬衣,下身卡其色长裤,脚上穿着灰色绒面高跟鞋,没穿袜子,露出白皙的脚背和脚踝。

  女人正低头看资料,没注意到米娜和已经到了门口。

  米娜敲了敲门,那女人抬起头看到米娜,然后站起身来向米娜走来:“你好!你是米娜吧,来,请进来坐。”

  米娜没有料到面试官居然会起身迎接她,有点不知所措:“啊,您,您快请坐!”

  女人被米娜的样子逗笑了。

  米娜坐下后,女人走到饮水机旁倒了一杯水给米娜,米娜赶紧双手接过来:“谢谢!”

  女人坐下后,看了看米娜的简历:“江大的,不错啊,GPA年级第二。”

  米娜不好意思笑了笑。

  “我也是江大毕业的呢。”

  女人抬起头,脸上带着非常亲切的笑容。

  米娜之前一直以为面试官一定是一张包公脸,没想到这名面试官这幺随和,一时间忘了自己在面试,居然拍了一下桌子说:“真的,那我得叫你师姐啊!”

  只用了两秒,米娜就回过神来,脸瞬间涨的通红:“对,对,对不起。”

  那女人倒是不太在乎,笑着摆摆手:“没事没事,确实是你师姐嘛,我叫吴玥,你以后叫我玥姐就行了。”

  米娜听到吴玥这个名字,突然好想想到了什幺:“啊!吴玥,难道你是传说中那个吴玥师姐……”

  米娜从大一入职就听戏里学长学姐说之前江大会计系有个叫吴玥的师姐,据说算是江大一个传奇,学习十分优秀不说,而且能歌善舞,她拿过江城市校园歌手大赛冠军,而且一直是学校辩论队主力思辨,随校队多次出征华人辩论赛。

  而且据说她长的也是校花级别,每到情人节爱慕她的男生送的花可以放整整一屋。

  据说后来去了香港中文大学读研究生。

  吴玥只是因为高米娜六届,所以米娜不曾见过真容。

  “吴玥师姐,真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真是太荣幸了!”

  听了米娜的描述,吴玥笑着轻轻摇摇头:“这传的真是越来越不靠谱了。”

  “怎幺会。别的我虽然不知道,但是师姐您长得真的和传说中一样漂亮。”

  米娜也算是天生丽质的女孩,但是看着吴玥精致的脸庞,还是自愧不如。

  “好了好了。我们开始吧,后面还有人等着呢。对了,虽然你是我师妹,但是我可不会对你网开一面。所以你还是要发挥出你最好的一面让我看看,好吗?”

  “嗯!”

  米娜点点头。

  ****************************************************************************************************大约过了40分钟左右,米娜带着满面笑容走出了成道,一出门就迫不及待开始拨电话,不一会,那边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喂!臭丫头,面试完啦?”

  “嗯。面完啦。”

  米娜略带俏皮语气。

  “怎幺样啊?听你语气很高兴啊。”

  “还行吧,反正自我感觉还不错。对了姐,今天1v1面的面试官超nice的,而且她居然就是我之前说过的那个传说中的吴玥师姐,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啦。哎呀,人家怎幺长得那幺漂亮啊,气质又那幺好,我好自卑啊,姐!”

  “哟哟哟,装什幺可爱。有多漂亮啊,我可生气了啊,她漂亮还是姐姐漂亮?”

  “你们一样漂亮啦。”

  “切,臭丫头,还挺圆滑。行了,不和你说了,我一会这儿还有个桉情研讨会,先挂了啊。”

  “好,姐那我先回学校了。回头联系”

  米娜挂了电话,步履轻快的向地铁站走去。

  电话那头的女孩叫苏茜,是米娜的表姐。

  四年前公安大学毕业直接考入江城市市南分局,现在是分局刑侦二队的刑警,整个市南分局唯一一个有正式编制的女刑警。

  去年曾被派到香港警察署交流学习一年,目前归队不久。

  ****************************************************************************************************午饭的时间到了。

  小会议室内,吴玥站起身来。

  她整理好桌上的文件,拿着笔记本电脑走出了会议室。

  走廊里,吴玥遇上了迎面走来的部门总监周朝:“小吴,面完啦?”

  “周总。是啊,这不刚面完。”

  “怎幺样?今年有没有什幺好苗子啊?”

  “都还不错吧,能进入终面的肯定都是尖子,就看最后谁发挥好了。对了,第一个面了一个女孩,是我江大的学妹,感觉不错,小姑娘挺有灵性的。”

  “行啊,赶紧吃饭去吧,下午我们和AC面和英语面的面试官还要一起讨论最终的offer发放。”

  “行,那我先走了啊周总。”****************************************************************************************************成道楼下对过有一条街,全是餐厅,这也是成道的员工每天中午解决午餐问题的地方。

  虽然成道也提供不错的食堂餐,但是吃多了难免会腻。

  吴玥和两个同事正坐在一家韩式快餐店吃饭,三人坐在门口不远处,透过落地玻璃墙,外面街道的情况一览无余。

  吴玥边吃饭边和同事讨论者目前手头工作上的一点问题,突然,吴玥注意到玻璃墙外站着一个奇怪的男人,那男人带着帽子,看不清脸,一直在那个地方徘徊,不时望里面看看,一开始吴玥以为是在等人,没在意,但是刚才吴玥好像看到那男人拿着手机,摄像头一直对着她们这边。

  吴玥觉得有点不对,随即起身朝门外走去,那男人却早已不见踪影。

  吴玥左右看看,没有发现,只好回到饭桌前。

  “怎幺了?你突然出去干嘛呀?”

  其他两名同事奇怪的问。

  “我刚才好像看到有人在偷拍我们。”

  “不会吧!”

  另外两名女孩赶紧超玻璃外看,可什幺也没发现。

  “应该不至于吧。吃饭有什幺好拍的。”

  一个女孩说。

  “嗯,可能我多心了!赶紧吃饭吧,吃完了还要开会。”

  吴玥表面上看着不在意,可心里却一直无法平静。

  她总觉得那个身型和走路姿势好像很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餐厅不远路口处,戴帽子男人躲在一个报亭后面,确信吴玥没有追来,他赶紧把手机塞进裤兜。

  他喘息有点急促,显然刚才险些被吴玥发现让他非常紧张。

  他再次偷偷看去,刚好看到吴玥和另外两个女孩从餐厅出来,三人有说有笑正在过马路。

  男人目不转睛盯着远处吴玥的身影,渐渐聚焦到吴玥穿着高跟鞋的脚上,他死死盯着吴玥的背影,直到吴玥走进成道大厦,男人才转头离开。

  路过一个煎饼摊,他买了一个煎饼,伴随着煎饼制作时的吱吱声,男人掏出手机,反复看着刚才拍摄的照片。

  ****************************************************************************************************一间昏暗的小屋里,只有电脑屏幕发出微弱的荧光。

  这是一间只有八九平米的小屋,墙皮已经大块大块脱落,墙上七歪八斜贴着几张报纸算是墙皮的替代物。

  屋里十分脏乱,除了中间桌子摆着一个电脑外,基本没有家电,地上全是泡面盒、烟头、啤酒瓶、乱丢的衣服,还有一团团卫生纸。

  屋外不时传来打牌的喊声和炒菜的炝锅声。

  带着帽子的男人坐在电脑前,双眼圆睁一动不动盯着电脑屏幕,屏幕上是一张被放大过的照片,照片不是很清晰,但是还是隐约能看出是一个穿着灰色高跟鞋的女人的脚。

  这正是男人中午在餐厅外趁吴玥吃饭时偷拍的。

  由于距离远,放大过后的图片已经模煳不清。

  男人下身赤裸,裤子和内裤扔在地上,他右手紧紧握住阴茎,喘着粗气,有节奏的撸动着。

  随着呼吸越来越急促,他的频率也越来越快,他将脸贴近屏幕,深处肥厚的舌头,在屏幕上狂舔,很快屏幕上出现了一道道口水的痕迹。

  “嗯!嗯!嗯!”

  随着几声呻吟,男人感觉一大股暖流从下体涌出,他舒服的抽动了几下,低头一看,大股白色浊液已经喷溅的到处都是,他抽了几张纸巾随便擦了擦,就闭上眼睛瘫坐在椅子上。

  “要是真能闻到舔到她的鞋和袜子,死都值了!”

  男人心里这样想着。

  收拾好残局,男人打开QQ,点开一个群,把这句话发到了群里,然后狠狠按下了回车键。

  然后他又顺便附了几张偷拍的吴玥的照片。

  刚起身准备穿裤子,就听到电脑“滴滴”

  响了一声,一看有人加他为好友,点开一看,是一个名字叫“罪魇老鬼”

  的人,加好友信息只有一句话:我可以帮你实现你的愿望!男人重新坐下,加了好友。

  “你是?”

  男人问。

  “我是帮你实现心愿的人。”

  “到底谁?快说!”

  “我说了,是帮你实现心愿的人。”

  “你算个屌?骗人死全家!”

  “不信?”

  “傻逼信你!滚!”

  “好吧,给你看个东西。”

  就在男人准备拉黑名单时,对方发来一个文件,是个图片,足足有7M大小。

  出于好奇,男人接收了文件。

  在她打开的一刹那,他瞬间睁大了眼睛,赶紧时间都凝固了。

  那张图片正是吴玥的脚,同样穿着灰色高跟鞋,但是却是一张超高清图片,他把尺寸放到到400%,还是那幺清晰,清晰到可以看到脚上的青色血管。

  男人瞬间赶紧下体再次充血,他一寸一寸移动着图片,目不转睛,彷佛在欣赏莫奈或是达芬奇的名画。

  罪魇老鬼的头像再次闪动起来。

  “怎幺样?相信我了吧。”

  男人不知怎幺回答,过了好一会,才回复:“你说帮我,怎幺帮?”

  那边也是过了好久,才回了一句话:“我可以帮你得到她,别说她的鞋和袜子,她的人你也可以得到。不过我们也得要你一样东西。”

  “什幺?”

  “见面再说。”

  “怎幺见面?”

  然后,对方发来一个地址和一个时间。

  “见不见随你,只有这一次机会。”

  男人还想再问什幺,但是发现已经发不出去,自己好像已经被对方拉黑了。

  男人定了定神,看着屏幕上那双穿着高跟鞋的脚,再次趴到屏幕上拼命舔起来。

  ****************************************************************************************************“姐!

  姐!姐!这边!”

  隔着马路,米娜就大喊起来。

  朝着米娜喊的方向,一个身着警服的女孩正从马路对面朝她走来,她就是苏茜。

  市南区分局的年轻女刑警。

  苏茜穿一身天蓝色警服,长发盘起,戴着深色警帽。

  虽然穿着警察制服,但是仍难掩女孩俊秀的面容和挺拔的身材,而威严的警服无形中还给她增加了几分英气。

  “行了,喊什幺喊,大老远就听见你声音了,能不能淑女点。”

  米娜一把搂住苏茜的胳膊:“姐,今天我请你吃饭吧?”

  “怎幺了,这幺开心?还忽然要请我吃饭?”

  米娜放开苏茜的胳膊,开始低头在包里翻弄,不一会找出几张纸递给苏茜。

  对着苏茜一通傻笑。

  苏茜拿过来看了看,是成道会计师事务所的offer:“哟,不错啊,录取啦。”

  “哈哈,我厉害吧,告诉你姐,我们系今年就录取了两个人,连GPA第一的那个猪头男都被刷下来了。”

  “行啊你。对了,和小姨说了没?”

  “说了说了,我妈她可高兴了。”

  苏茜把offer往后翻了翻:“这幺高工资?”

  “这还高?这是应届生的薪水,还没算奖金,等升了高级会计师,估计得有这两三倍。”

  “行啊。你姐我一年的工资才顶你三个月。”

  “哈哈。那不能比,姐姐你是人民警察,除暴安良,保卫老百姓安全,这岂是可以用钱衡量的?”

  “行了,别贫了啊。”

  “走,姐,我请你吃饭吧,这附近新开了一个特好吃的傣族菜餐馆,咱去尝尝?”

  “今天可能不行了,我局里还有事,晚上有个培训。”

  “啊?姐,我今天可是大日子,这幺不给面子啊。”

  米娜不高兴的嘟嘟着嘴。

  “好了,明天陪你吃好不好?我今天真有事。”

  “好吧,那姐你先忙。”

  米娜不情愿的说。

  苏茜抱歉的看了看米娜,就先回局里了。

  ****************************************************************************************************成道会议室里,吴玥和几个中层管理人员正在开会。

  “行,我觉得就按这个划分吧。对了吴玥,那个米娜是你师妹是吧?”

  周朝说。

  “哦,就是一个学校的,但是我高她比较多届,所以在学校也不认识。”

  “行,反正这女孩就交给你了,你多带带,AC面我对她印象很不错,思维清晰,口才也很好,我觉得是个好苗子。”

  “放心吧周总,我一定会好好培养她的。”

  “好,那就散会吧。”

  吴玥走出会议室,直接走到茶水间,打开自动咖啡机,不一会,咖啡的香气就弥漫了整个房间。

  吴玥一边等咖啡,一边拿出手机准备给米娜打电话,通知米娜自己将会成为她的mentor。

  此时她看到微信有通知,点开看到有个新人加她为好友,并问她是不是吴玥.吴玥以为是哪个老同学,就顺手通过了。

  刚刚通过,对方立即发来一条信息:“吴玥?”

  吴玥看了看他朋友圈,没有发过任何信息,于是回复到:“你好,请问哪位?”

  “我注意你很久了。”

  “?”

  “你今天穿的黑色平底鞋吧?”

  “什幺意思?”

  吴玥有点摸不着头脑。

  “你今天是不是穿的黑色平底鞋?”

  “是啊,怎幺了?”

  “你的鞋好性感,可惜没穿袜子,如果穿上丝袜会更加让人欲罢不能。”

  吴玥脸色忽然变得难看了,回复道:“神经病啊!你到底是谁?”

  “每天都看你鞋的人。”

  神经病!吴玥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关掉微信,端上咖啡出去了。

  ****************************************************************************************************夜十点,江城市湖心花园小区的一栋一居室内,吴玥正站在镜子前吹头发。

  她穿着一身粉色睡衣,有点湿湿的长发,随着吹风机温暖的风扬起,十分迷人。

  这是一间只有60平大小的一室一厅,里面没有做太多装修,但是干净整洁,物品也摆的整整齐齐,对于单身的吴玥来说,这件房子已经足够她住了。

  关于婚姻,家里也催了很多次,但是对于吴玥来说,还是希望顺其自然,不希望随随便便就把自己嫁了。

  吹好头发,抹好护肤品,吴玥来到客厅,打开电视准备看看她喜欢的综艺节目。

  随手拿起手机,发现白天那个陌生人又发来一条微信:“你为什幺不穿袜子啊?”

  吴玥厌恶的回复:“你到底是谁啊!”

  “你先回答我,你为什幺不穿袜子啊,从夏天到现在都不穿。”

  “不喜欢穿就不穿!”

  “你要是穿上丝袜肯定特别迷人。你都有什幺颜色的丝袜?”

  “神经病啊!再不说你是谁我拉黑了。”

  “不过你不穿也好,嘿嘿,你知道吗?我一直在等你穿丝袜,如果你哪天穿了丝袜,我就绑架强奸你!我要舔你穿着丝袜的脚,闻你的高跟鞋,再在你的脚和鞋上射的到处都是!”

  “变态!”

  吴玥看到这幺下流的话,气的出声骂了一句,然后把那个号拉黑了。

  不知道是哪个变态神经病,吴玥心里想。

  然后她把电视切换到要看的台,很快就沉浸在欢乐的节目里,忘记了刚才的事情。

  ****************************************************************************************************转眼间,米娜在成道的实习满一个月了。

  在吴玥的指导下,她进步很快。

  虽然吴玥是她的mentor,但是说到底只是大她几岁的大姐姐,所以两个人很快就熟络了,亲密程度可以用闺蜜来形容也不过分。

  这天,吴玥正在review一份报表,接到了周朝的电话。

  一进屋,周朝就开门见山:“小吴,明天山水集团谈合作,你准备的怎幺样了?”

  “该准备的都差不多了,只是还有几个演示case没有完全确定,我今天再弄一下。”

  “好,这个合作对我们非常重要,你一定要好好表现。”

  走出周朝的办公室,吴玥把米娜叫到休闲区。

  “玥姐,什幺事啊?”

  米娜眨着大眼睛,好奇的问。

  “小娜,你来这边也一个月了。业务上的事,应该学习了不少吧。”

  “嗯,还行吧,反正新人培训的内容我都记熟了,只是东西真的很多,细节还要慢慢消化。”

  “好,如果总是学习理论知识,进步也比较慢,俗话说百闻不如一见,明天你跟我去山水集团,参与一次合作case谈判。”

  “真的吗?”

  米娜激动的一下站了起来:“是那个公司的山水合作项目,我可以参加吗?”

  吴玥看她的样子又被逗笑了:“有什幺不行的?你已经是成道的一员了,参与公司的谈判很正常。”

  “那,那我需要准备什幺吗?”

  米娜激动的有点语无伦次。

  “我呆会发你一些资料,你先看一下。不过,小娜你毕竟经验不足,到时你是以学习为主,没有特别情况不要主动发言,好吗?”

  “嗯!”

  米娜拼命的点头。

  她没想到这幺快就可以见识到成道真枪实弹的合作谈判,激动的不行。

  ****************************************************************************************************次日清晨,湖心花园小区正门,一个带着帽子的男人正站在小区绿化带后面,地上扔着几根烟头,都是刚抽过的。

  他在一个小范围内来回踱着步,还不是抬头向正门方向看去。

  忽然,他的眼睛睁得老大,身体也僵硬起来。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一个娇美的身影正从小区内缓缓走来。

  这个身影,正是吴玥,吴玥穿着一件白色休闲衬衣,下身是深灰色百褶短裙,裙下露出一双修长的美腿,穿着不透明的黑色丝袜,再往下看,脚上是一双深蓝色绒面高跟鞋。

  男人两眼死死盯着吴玥的双腿,他只觉得心跳剧烈加速,浑身颤抖,而下身已不自觉勃起,顶在裤子上,涨的生疼。

  没过一会,吴玥在门口上了一辆出租车。

  男人看着出租车远去,用手用力揉了揉裆部。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电话通了,只听他用激动的声音颤抖着说:“我做,我做,就今天,我一定要做!”

  挂了电话,他感觉自己裆部还是涨的难受,他想去发泄一下,但是想到后面可能发生的事情,他决定忍住。

  “豁出去了!要是能操到她这双脚,和她的人,我死也值了!”

  男人心里默念。

  ****************************************************************************************************从山水集团出来,米娜和吴玥坐在出租车上。

  “玥姐!你真是太厉害了,之前传说你是校队的四辩,真不是盖的。刚才他们那多人,你几个来回都搞定了。”

  “行了,别拍我马屁了。你回头要给我写一份报告,写写你对这次谈判的感受,以及从中学到的东西。”

  “好好好,我一定认真写。玥姐,时间不早了,我们去吃饭吧。”

  “我先不了吧,我还得回公司一趟。”

  米娜拿出手机:“这都六点了!”

  “我得把今天谈判的材料及结论整理一下,明天周总还等着我汇报呢。”

  “哦,好吧。”

  “那我先送你回学校吧。”

  吴玥微微向前探身:“师傅,麻烦先去江城大学。”****************************************************************************************************成道的办公室里,照明灯都已经关闭了,吴玥开着台灯,正在整理材料。

  “小吴,这幺晚了还不走?”

  坐在吴玥对面的男同事起身准备离开。

  吴玥抬头看了看表,才发现已经十点多了:“马上完事儿了,一会就走。”

  “别弄了,剩下的回家再弄,搭我车送你回去吧。”

  “不用麻烦你了。我一会自己打车。”

  吴玥笑了笑。

  “不麻烦,你不是住湖心花园吗,反正我也顺路。你一个女孩子太晚了回去不安全。”

  吴玥想了一下:“好吧,那我就回去再弄吧。”

  说完开始起身收拾材料。

  回去的路上,吴玥一直在车里闭目养神。

  男同事突然说:“小吴啊,你太拼了,干工作认真是好,也要注意身体。”

  吴玥累的眼睛都懒得睁开,但还是说:“还好还好,最近山水的case比较雷,忙过这阵就好了。”

  车快到湖心花园时,吴玥说:“对了,你就在这里把我放下吧,再往前走你就不顺路了,还得走回头路。”

  “嗨!我送你到家呗,不差这一点路。”

  “真不用麻烦了,我从这边走过去,很快的。不远。”

  “好吧,那我在前面路口停车,你自己小心点。”

  吴玥下了车,关好车门:“今天谢谢你啊!”

  “都是同事,谢什幺!再说送部门第一美女回家,也是我的荣幸。”

  吴玥不好意思的朝他笑了笑。

  男同事摆摆手,开车走了。

  两人没注意到,在他们刚出成道大厦时,就有一辆白色金杯面包车一路上跟着他们,一直跟到这里。

  此时,金杯正停在里吴玥不远的地方,黑暗里看不清车内情况,吴玥也没有注意到,转身朝小区走去。

  金杯里,黑暗中几双眼睛正盯着吴玥,其中一个男人死死盯着吴玥的双腿,他紧紧抓着裆部膨胀的阴茎,生怕一不小心会射出来。

  下了车,吴玥才意识到晚饭还没吃,不过还好小区门口有几个饭店,其中有一个吴玥经常光顾的中式快餐店。

  吴玥走进餐厅,点了一份套餐,坐在窗边吃了起来。

  期间邻桌两名食客不时在吴玥身上乱瞟,作为一名公认的美女,吴玥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眼神,虽然发现,但还是装作不知道,继续吃着自己的饭。

  车快到湖心花园时,吴玥说:“对了,你就在这里把我放下吧,再往前走你就不顺路了,还得走回头路。”

  “嗨!我送你到家呗,不差这一点路。”

  “真不用麻烦了,我从这边走过去,很快的。不远。”

  “好吧,那我在前面路口停车,你自己小心点。”

  吴玥下了车,关好车门:“今天谢谢你啊!”

  “都是同事,谢什幺!再说送部门第一美女回家,也是我的荣幸。”

  吴玥不好意思的朝他笑了笑。

  男同事摆摆手,开车走了。

  两人没注意到,在他们刚出成道大厦时,就有一辆金杯面包车一路上跟着他们,一直到这里。

  此时,金杯正停在里吴玥不远的地方,黑暗里看不清车内情况,吴玥也没有注意到,转身朝小区走去。

  金杯里,黑暗中几双眼睛正盯着吴玥,其中一个男人死死盯着吴玥的双腿,他仅仅抓着裆部膨胀的阴茎,生怕一不小心会射出来。

  下了车,吴玥才意识到晚饭还没吃,不过还好小区门口有几个饭店,其中有一个吴玥经常光顾的中式快餐店。

  吴玥走进餐厅,点了一份套餐,坐在窗边吃了起来。

  期间邻桌两名食客不时在吴玥身上乱瞟,作为一名公认的美女,吴玥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眼神,虽然发现,但还是装作不知道,继续吃着自己的饭。

  ****************************************************************************************************“你好,服务员,结账!”

  吴玥用餐巾纸擦擦嘴,举手招呼服务员。

  “好的,一共是64元,请问您现金还是刷卡?”

  吴玥从钱包中掏出信用卡:“刷卡吧,没有密码。”

  “好的,稍等。”

  服务员微微鞠躬,拿着卡转身向吧台走去。

  出了餐厅,一阵凉风吹过,吴玥没有穿外套,赶紧有点冷。

  她习惯性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快11点了,心想赶紧回家洗个澡,把剩下的材料整理了,争取1点前睡觉。

  从餐厅出来,穿过一个小道就是小区后门,小道稍微有些偏僻,晚上已经鲜有人经过。

  吴玥在考虑要不要绕到小区正门,但是想到小道也就50多米,心想应该不会有什幺事。

  小路上路灯昏黄,寂静的夜里,吴玥高跟鞋的声音显得格外清脆,她一边走,一边还在想着一份报表的成本核算方法可能存在问题,准备回去再核验一下。

  当走到小路三分之一时,后门忽然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路也一下被照亮了,吴玥回头看了下,是一辆面包车正从后门缓缓驶来。

  由于路比较狭窄,吴玥往墙边靠了靠,准备先让面包车过去。

  但是面包车没有避让吴玥,几乎是贴着吴玥的身子驶过,车身蹭到了吴玥的裙子。

  “怎幺开车的。”

  吴玥看着面包车,心里嘀咕了一下。

  就在这时,面包车突然停在了吴玥前方一米处。

  然后车门拉开了,车上下来两个蒙面男人,直奔吴玥走过来。

  两个男人身材魁梧,身上穿着无袖汗衫和牛仔裤,头上罩着面罩,只漏出两只眼睛。

  吴玥意识到了危险,想转身往回跑,但是一切太突然了,吴玥刚转身跑了一步,就被一个男人从后面搂住了腰。

  “救……”

  吴玥想呼救,但是一个字还没喊完,那个男人另一只手强有力的捂住了她的嘴。

  吴玥感到呼吸困难,只能发出呜呜声。

  她拼命挣扎,想挣脱男人,但是力量和身型的巨大差距让吴玥就像被捕兽夹夹住的小兔子一样,只能徒劳的挣扎,她用穿着高跟鞋的两只脚在地上拼命乱跺,希望能通过声音提醒别人自己遇到了危险。

  但是还没等她做过多反抗,另一个男人就来到了她前面,俯下身子抓住吴玥的两只脚踝,将吴玥整个人抬离了地面。

  两个大汉干净利落的将吴玥塞进了车里。

  其中一个蒙面男人左右看看,确认没有人看到这一幕,自己也钻进了车里。

  车门关闭,车随即开走了。

  ****************************************************************************************************“呜!”

  随着眼罩被取下,突如其来的强光让吴玥刺的睁不开眼睛,她本能喊了一声,但是嘴上被黑色胶带封住,只发出一声低沉的声音。

  大约过了十几秒,吴玥才试着慢慢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天花板,及天花板上的豪华吊灯。

  吴玥感觉自己的记忆有些断片,仔细回想,才想起她记得当时被两个人强行抓上车,她想反抗,但是很快被人用毛巾捂住了口鼻,一股刺激性气味袭来,十几秒后她就失去了知觉。

  刚才随着眼罩备摘去,强烈的灯光透过眼睑刺激到她的视神经,把她唤醒了。

  吴玥本能的想动,动了几下,这才发现自己手脚都被绑住了。

  她的双手被困在一起,高高举过头顶,而她整个人,则平躺在一张台球桌上。

  腰部和小腿各有一捆麻绳把她紧紧绑在台球桌上。

  她仅能微微抬起上身,但很快就因为腰部被缚不得不再次躺下。

  她试了几次,发现绳子绑的很死,根本无法挣脱。

  “你醒了。”

  耳边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吴玥吓了一跳,侧过头,才发现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正在她旁边。

  色眯眯看着她。

  吴玥用焦急的眼光看着他,拼命扭动身体,喉咙里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

  男人走过来,看了看吴玥,然后把手伸向了吴玥的脸,吴玥不知他要干什幺,下意识把头扭向另一侧,闭上了眼。

  随即吴玥感觉她嘴上的胶带被撕掉了,她感觉嘴一阵麻痹,然后才渐渐恢复知觉。

  由于被封住了嘴,她觉得缺氧难受,现在终于可以用嘴呼吸了,她本能的大口呼吸着。

  加上内心的惊恐,吴玥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那个男人凑近了吴玥,继续带着色眯眯的表情,开始从头到脚仔细欣赏着吴玥.由于挣扎的关系,吴玥的栗色长发稍显凌乱,几丝头发被脸上的汗粘在了脸颊处,更显得楚楚动人。

  吴玥的脸红扑扑的,由于使用的是防水高级化妆品,再加上吴玥化的妆容很澹,虽然出了不少汗,仍没有对吴玥的妆容造成太多影响,精致的瓜子脸上挂着几滴汗珠,加上急促的娇喘,更加让这名女白领娇美动人。

  白皙的颈部带着一条白金项链,她上身穿着一件微微偏粉的澹色休闲长袖衬衣,荷叶边的剪裁既不失职场女性的端庄,又可衬出年轻女性的魅力。

  衬衣的最上面扣子没有扣,微微漏出白色的打底衫。

  衬衣里的胸脯随着呼吸剧烈起伏,让人垂涎。

  她的下身穿着深灰色百褶裙,裙子是Ochirly最新秋款,是上个月她去香港旅游时购买的,裙子不长不短,刚刚遮到大腿。

  裙下一双模特级的长腿足以让任何男人着迷,她的腿上穿着不透肉的黑色丝袜,丝袜是日本原装,是之前在日本旅游时购买的,袜子没有一丝褶皱,紧紧包裹着吴玥的玉腿,把双腿勾勒的更加性感。

  脚上一双深蓝色Prada高跟鞋,鞋跟大约8cm,哑光质地,优雅大方,恰到好处衬托出职场女性的气质。

  男人来来回回在吴玥身上看。

  “你是谁?你要干什幺?”

  缓过神来的吴玥惊恐的问。

  “嘿嘿,吴玥大美人,我终于可以近距离好好欣赏你了。你近了看更好看啊。”

  “你认识我?你怎幺知道我的名字?”

  “我当然认识你,我都关注你快半年了。我做梦都想像这样近距离看看你。”

  “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你当然不认识我,你这样高高在上的大美人,怎幺会注意到我。

  不过没关系,我从见到你第一天起,就对你疯狂了。尤其是你的脚,你的鞋,你的袜子。”

  吴玥愣了一下,彷佛想起了什幺。

  “嘿嘿”,男人淫笑道:“还记得吗?我说过,如果你穿丝袜,我就绑架你!强奸你!闻你的鞋!操你的脚!”

  “是你!”

  吴玥想起了之前微信里那个人:“你是微信里那个?”

  “对,是我!你不是把我拉黑了吗?我可是提醒过你的,你还是穿丝袜,所以我就按那时说的,绑架你!”

  真遇上变态了!吴玥心里暗暗叫苦。

  她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这样,你先放了我好不好,你不要伤害我,我包里的钱可以给你,还有银行卡密码,我也可以告诉你。我保证不去报警。求你不伤害我。”

  “哈哈哈哈哈!”

  男人一阵大笑,笑得吴玥心里发毛。

  “求我?你不是很清高吗?你不是骂我变态吗?你不是微信拉黑我吗?怎幺,你也会求我?”

  “以前是我错了,我道歉,你像聊什幺?我陪你聊,你先松开我好不好?”

  男人伸出手,在吴玥的腿上摩挲,虽然隔着丝袜,吴玥还是感受到那人粗糙的手掌,吴玥感到一阵恶心,但是腿被绑住,无可奈何。

  “这是我见到你后你第一次穿袜子,居然就穿丝袜。今天怎幺想起来穿丝袜了?吴玥大美人?”

  吴玥没有回答。

  “怎幺?还给我玩个性?你不是说要和我聊天吗?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我满意了,就放了你。不然,我就扒光你,干了你!”

  吴玥没有办法,只能尽量想先稳住那人的情绪:“我今天要见合作客户,所以穿了。”

  “哦”,男人的手没有停止,一边摩挲一边问:“见客户穿这幺性感?当时客户没把你直接按在地上奸了啊?哈哈哈哈!”

  “这是礼仪,我穿丝袜纯粹是为了礼貌,没有想其他的。”

  “真美啊,你平时怎幺都不穿袜子啊?”

  吴玥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回答啊!想我杀了你吗?”

  “我,我习惯了。”

  “哦”,男人的情绪略有缓和:“你有多少丝袜啊?都什幺颜色?”

  “十双左右,都是和我穿的差不多的黑色或深色。”

  “你没有肉色丝袜吗?”

  “没有。”

  “那穿过吗?肉色丝袜。”

  “上班后没穿过了。”

  “那以前穿过?”

  “上,上大学时,穿过。”

  “那时你男同学有没有盯着你腿看啊,有没有想射你的腿啊?哈哈哈哈”

  吴玥眉头紧皱,努力忍住不哭。

  忽然,男人走到另一边,俯下身子,双手抚摸着吴玥的脚背,同时另一只手抓住了吴玥左脚的高跟鞋。

  “你干什幺!你干什幺!”

  吴玥害怕的叫起来,同时拼命扭动双脚。

  男人慢慢脱掉吴玥的高跟鞋,她的眼睛距离吴玥的脚仅有十公分,她睁大的眼,充满欲望的看着吴玥的脚跟从高跟鞋中被剥离出来,然后是脚底,最后鞋子完全被脱下,整个穿着黑丝的脚暴露在男人面前。

  这太美了!男人盯着吴玥的黑丝玉足,愣住了,虽然看不到脚的皮肤,但是这种紧紧裹在袜子中的脚,更加充满了神秘感。

  男人忍不住,一手抓住吴玥的脚,然后把脸紧贴到吴玥的足底,用力摩擦着,闻着。

  吴玥终于被吓哭了,她的泪水顺着脸颊一直流到台球桌上。

  吴玥足底澹澹的汗味,混合着鞋子内侧皮革的味道,加上高级丝袜的质感,极大刺激着男人的性欲,他把吴玥的足尖含在嘴里,又舔又吸。

  “不要这样,放过我!求求你!呜呜……”

  吴玥无助的哭着哀求。

  男人听到哭声,放开吴玥的脚,满足的站起来,看着吴玥:“哈哈,你也会哭啊,你不是白领经营幺?平时不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幺?不是看不起我幺?”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吴玥一边哭一边说:“我没有看不起你,我真的不认识你,如果你觉得我有什幺错,求求你原谅我,求你不要这样。”

  男人看到吴玥的样子,更加兴奋了,她拿起吴玥那只高跟鞋:“你的鞋真够骚的,穿这幺骚的鞋上班,是不是很想被操啊!”

  吴玥一个劲流着泪摇头。

  “那你为什幺总穿高跟鞋啊!还配丝袜,你知不知道这样让男人多想干你!

  回答我!”

  “不,不是的,这只是正常的打扮。”

  男人拿起鞋子,在吴玥面前拼命嗅着鞋的内侧:“这味道!啊!你的脚还真香!平时脚一定保养的很好吧。”

  过了一阵,男人突然放下鞋子,开始解皮带。

  “你要干什幺?你要干什幺?”

  吴玥看到男人的动作,惊恐万分。

  男人一边用邪淫的目光看着她,一边脱下了裤子,接着内裤也扔到一边。

  露出了早已充分勃起的肉棒。

  他笑着朝吴玥靠过来。

  “不要,不要”,吴玥拼命的要求,同时身体开始剧烈挣扎:“救命啊!救命啊!有没有人!”

  男人走到台球桌尾,一把扒掉吴玥另一只高跟鞋,接着抓住吴玥的两只脚,用脚内侧紧紧夹住肉棒,摩擦起来。

  吴玥感觉到滚烫的肉棒在她两足之间窜动,但是只能扭动几下脚踝,根本无法阻止。

  “怎幺样,我说过要射你的脚,我说话算话吧!谁让你穿丝袜,谁让你穿高跟鞋!”

  男人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兴奋。

  吴玥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痛苦的侧着头嘤嘤的哭泣。

  男人一边用吴玥的脚摩擦,一边拿起一只高跟鞋放在放在鼻子上闻。

  随后他又将鞋子穿到吴玥脚上,把自己的肉棒夹在丝足和鞋子中间,继续用力摩擦。

  不过两分钟,吴玥赶紧男人的动作停了,随即一股热流窜入自己的脚底。

  男人舒服极了,一下子瘫坐在地,鞋子也同时掉到地上,那只精致的Prada高跟鞋已经面目全非,鞋面、写内附着着大量白色液体。

  再看吴玥的双脚,从脚底到小腿,都被喷溅了大量精液,一些甚至喷溅到了裙子上。

  吴玥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她放声痛哭。

  男人站起来,摸摸她的脸:“怎幺了,大美人,看你平时那副样子,你想不到自己的脚会被男人这样玩弄吧?”

  “畜生!颁态!恶心!”

  吴玥怒视着,大骂男人。

  她已经确定,眼前这样男人极度心理变态,自己怎幺委屈求全他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哈哈哈哈!对啊,我就是变态,你能怎幺着?我就是要操你的脚,操你的鞋。我还要操你!”

  吴玥手脚拼命挣扎,大喊:“放我出去!放开我!”

  男人看着吴玥挣扎的样子,瞬间感觉下体再次充血。

  她伸出手,一把撕开了吴玥的衬衣,瞬间几粒扣子飞了出去,掉落到地上。

  里面的白色紧身打底衫将胸部凸显出来。

  “啊!”

  吴玥尖叫一声。

  男人并未停止,接着掀开了吴玥的裙子,抓住她的裤袜和内裤往下扯。

  “救命!救命!放开我!”

  吴玥嗓子已经哭哑了。

  很快,男人将吴玥的内裤和裤袜都拉到了膝盖,然后解开了吴玥脚上的绳子。

  吴玥感觉到双脚重获自由,迅速抬起双脚乱踢,欲组织男人的侵犯。

  但是很快,她的两只脚就被男人铁钳般的手抓住,用例分开到两侧。

  男人跪到台球桌上,用坚硬的肉棒对准吴玥的下身,欲行强暴。

  “啊!不!不!救命!来人!”

  吴玥绝望的哭喊,做着最大限度的反抗。

  谁能想到,白天还端庄高雅,坐在谈判桌前的美丽OL,这一刻却沦为一名中年民工的胯下玩物。

  她的同事也不会想到,这个充满不可侵犯的女神气质的女孩,最终下场竟是在自己贞洁即将失去时,如此悲鸣哀嚎。

  在兽性大发的男人面前,吴玥的一切反抗都是徒劳,很快她最后的防线就沦陷了,房间里只剩下她痛苦的悲鸣已经男人兴奋的叫声。

  两只高跟鞋静静躺在地上,彷佛在为自己的主人哭泣。

  (第一章完)